笔趣阁 > 玄幻魔法 > 彼世传说 > 第六章、又尖又腥

第六章、又尖又腥

第六章、又尖又腥

李轻狂看似说得有理,但李弃怎么听都觉得这老人家被忽悠了进去,心想李轻狂这家伙到死都拿不出长生不老药什么的,如今还拿这把戏骗人,想到今后整整2000年的时光里,长生这个词就如同诅咒似的围绕着李轻狂阴魂不散,心中好是唏嘘,而就在此时,风僭越不知什么时候站了出来。

“老人家,你不要被他忽悠进去了,这分明是个什么都不会的骗子!”

“我不是骗子。”李轻狂正色说道。

“不是,哼,不就是学了些蒙人的小把戏就来骗人,老人家,他是不是也拿些神叨叨的东西来骗你买药的。”风僭越说道。

“呃,我的友人说过他很神的,那天他冒雨去给妻子取药,雨停了在屋檐下收伞,这骗子找上门来,居然连问也没问就说对了他的姓氏、从哪里来,还包括算出了他是给妻子拿妇科的药,后来这骗子给友人的药也是很灵的。所以我才上门去找他,那时他的确很神,能说准我家很多的事儿,所以我才信了他的药来着。”老者嗫嚅地说道。

“算?!那哪里是算的,那天你友人的伞上一定刻着他的姓氏,手里一定拿着抓好的妇科药,才给他摸准了。”风僭越得意地说道,说起这种江湖小把戏,他小时候没事出宫,竟整天往这天桥卖艺卜卦的地方跑,成天盯着人家找茬儿,如今更是从辟海那知道了这些江湖道道儿,心里有底得很。

“真的?”老人将信将疑。

“那天他怎么给你算的?”风僭越接着问道。

“他算对了我祖上富贵,从小也富贵,还有很多很多,记不清了。”老者回想道。

风僭越哈哈一笑,“这还不好算,我也来试试,你今年贵庚啊,原配贵庚啊?”

“对,对,他就是这么问我的,”老者似鸡啄米一般地点头,“我说我今年59,原配已去啦,不死的话今年62。”

“是啊,你原配比你大三岁,富人家在儿子十三四岁就张罗着娶妻,你那时自然不大,那当然不能找个比你还小的妻子,找个大的好持家,比你大三四岁自然的,假如你说你原配比你小很多,那自然是少年穷,等发迹了才娶了妻子,哪个穷人在孩子十三四岁就娶妻了,根本娶不起,也养不活啊。”风僭越头头是道地说道,“行家叫这种套人穷富的调侃叫水火簧。他无非不就是个腥儿,最多是心里使腥儿,嘴里说书理,这是腥加尖,赛神仙,我才不信他就是神仙。”

“好啊,你这个江湖骗子!”风僭越话闭,老者揪着风僭越的衣服就打了起来。

“好,好,好,该打!该打!”众人起哄道。

“等等,我不是腥儿,我真的学过法术!”

“好,那你看看能不能猜中我的事儿。”风僭越自告奋勇地说道,他早就猜到李轻狂无非就是个江湖骗子,哪儿有真正学过法术的人会跑到这里当游方郎中骗钱呢。

“你不要去,他真的会法术!”李弃见状急忙抓住风僭越,虽然风僭越是得罪过自己、2000年后也几次想杀了自己,可毕竟此前他也救过了自己,此时好心的李弃不由自主地抓住了风僭越的手,许是怕他难堪,

“笑话,这是封建迷信,你真信了,这世上哪有什么鬼神,哪有什么神仙法术!”风僭越不削地甩开了李弃,对着李轻狂说道,“来,你来算算,我父母在吗?”

李轻狂一笑,拿出了一根笔,遮着在纸上写上了一句话,然后说道,“你先说,然后我把答案亮出来。”